葉光之聲-關注熱點、焦點、疑點

總有一種力量讓我們奮勇前行...

葉光·打假·維權

重慶葉光商品咨詢有限公司-中國質量萬里行促進會指定質量法維權調查機構

http://www.7694598.live

建議立法應當有條件地允許網絡銷售處方藥

發表于:2019-08-07 點擊:

 建議立法應當有條件地允許網絡銷售處方藥

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通字(2019)61號

20197月28日下午,中國消費者權益保護法學研究會3·15電子商務消費者權益保護論壇在中央財經大學召開專家研討會,就正在進行的《藥品管理法》修訂中涉及的網絡銷售處方藥的問題,進行研討并提出立法建議。

與會專家一致認為,《藥品管理法》應當充分考慮到廣大消費者安全、便利用藥的利益,不宜一刀切地禁止通過第三方電子商務平臺銷售處方藥,可以考慮開一個口子,在附有一定條件下,允許通過第三方電子商務平臺銷售處方藥。具體規定可以授權國務院制訂。

有的專家提出,《藥品管理法》修改的二審稿對于網絡銷售藥品不是完全的禁止,只是不能在第三方的服務平臺銷售。其實處方藥的銷售確實很嚴格,但是通過互聯網的處方藥銷售只是改變了銷售的方式,前提條件是大家都要有處方,在嚴格把握有真實處方,可識別處方的前提條件下,網上銷售藥品與傳統處方藥銷售方式沒有太大的區別。處方藥的網上銷售,不僅能便利患者用藥,也可能會從根本上解決現在政府頑疾,一是通過監控網絡銷售全程數據,實現對藥品安全質量的有效監管;二是減少銷售環節,為患者提供更多可選擇的藥品來源,也能有效解決藥品銷售中處方回扣等商業賄賂問題,從而降低藥價或者能反映真實的政府集體采購價格,為患者減輕用藥負擔。要么退出市場,要么就降價,自己想解決方法,就導致企業造假。如果能把商業賄賂問題解決,政府集體采購才能摸到真實性,現在的價格都會受到回扣的影響,會改變。同時,適當放開網絡銷售處方藥,也能促進國務院提倡的互聯網加醫療事業更好的發展。適當放開的條件,一是保證審核處方來源的合法性和真實性,二是種類上先放開慢性病和常見病藥品。

有的專家提出,在2001年藥品管理法頒布時,中國剛開始搞藥品分類管理,處方藥與非處方藥的分類借鑒國外的模式,大病進醫院,小病進藥店。且在處方藥與非處方藥的分類中,風險高的藥品屬于處方藥,風險低的藥是非處方藥。非處方藥實際上藥店是可以買的。還有一個主體就是醫院,衛生系統包括醫院,他們是不希望藥店銷售處方藥,也不希望網上銷售處方藥。醫院開了處方可以去藥店買藥,但是現在有的醫院開的是電子處方,有些不是藥名,甚至是編碼,導致只能去醫院取藥,沒辦法出去買藥,這樣很不利于患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而且,如果一刀切地禁止通過第三方網絡平臺銷售處方藥,與目前國務院倡導的簡政放權的政策也不是很吻合,是一種懶政的思維,為了安全,一禁了之。處方藥風險確實很高,但是可以通過事中事后監管來實現,而不是不讓銷售處方藥。網上銷售處方藥的優勢,可以高效便捷的滿足公眾用藥的需求。網絡銷售處方藥有合理性,有必要性,同時安全性,網上銷售處方藥出現的假藥的問題,其實線下也有,線下反而不好追查,如果是互聯網,通過大數據,通過人工智能等方式反而有利于加強藥品全程的追溯,確保藥品的安全性。此外,國辦發2017年的文件,要求發揮互聯網加藥品流通的優勢,可以減少交易成本,提高流通效率,促進信息公開,打破壟斷。電商法也是鼓勵電子商務業態的發展和創新。所以網上銷售處方藥符合互聯網加醫療的政策方向,也符合電子商務法的基本原則。國家平等對待線上線下商務活動,促進線上線下融合發展,允許線下銷售處方藥的,也應當在同樣的條件下,允許線上銷售處方藥,各級人民政府和有關部門不得采取歧視性的政策措施,不得濫用行政權力排除、限制市場競爭。因此,在法律上,應當允許通過第三方網絡平臺銷售處方藥,但銷售方應當應該確保處方來源真實有效,同時對配送的質量也要負責。監管部門可以利用互聯網技術進行全程的監管。這些具體措施可以授權國務院藥品監管部門制定相應的規范。

有的專家提出,從法律上禁止一個新業態,必須要有充分的理由,證明新業態已經產生了比較危險的社會危害性。如果禁止網絡銷售處方藥,要看是否已經和將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危害性。關于是否禁止網上銷售處方藥,可能并不是因為有嚴重的社會危害性,可能還是新舊行業利益沖突的問題。立法上,要首先站在消費者權益保護的立場上。消費者權益保護一方面是要享受安全的商品服務,但是前提是他要享受商品服務。如果禁止網絡銷售處方藥,受影響最大的應該是廣大的二線三線四線甚至農村的患者。有些報道現實其實很多人去醫院只是開藥而不是看病,如果網絡銷售處方藥,醫院會少許多人,也會減少醫院的壓力。

有的專家提出,一是,目前二審稿58條第四款的表述,可以推論出藥企和藥店可以通過自建網站銷售處方藥,如果是這樣,也不利于消費者的選擇權。二是,目前的表述也沒有區分向個人和企業銷售處方藥。按照2017年4月7號國務院的文件,國務院第三期取消中央指定地方實施行政許可事項的決定里面,取消了互聯網醫藥交易服務的B證與C證,現在C證與B證取消了,代表這兩方面已經是自由開放了,但是從第4款的規定來看可能會阻礙以前B證C證的業態范圍。如果有生產企業或者經營企業通過自己建立的平臺或者第三方平臺銷售藥品給其他企業,這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但條文本身可能會阻礙這方面的實現。三是,這款規定的實質是禁止通過第三方平臺銷售處方藥,這涉及以下幾個問題。1.完全禁止網售處方藥不符合人民的需求,也不符合國家現有的政策要求。人民需求來看,偏遠地區購藥不方便方面。一方面是醫院為了利益考慮不出售物美價廉的藥,讓醫院被藥價綁架了,有些為了回扣利潤的空間,不再出售便宜好用的藥,這是要堅決反對的。我國很多政策提并不是一概禁止的,如2018年4月28號國務院辦公廳關于促進互聯網加醫療健康發展意見,提出完善互聯網加藥品供應保障,尤其是允許了常見病與慢性病的處方是可以在網上開。常見病慢性病的線上處方經藥師審核后,醫療機構藥品經營企業可以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還提出了探索醫療衛生機構處方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互通,實質共享,促進藥品網絡銷售和醫療物流配送的共同發展。由國家衛健委與國家中藥管理局在2018年7月27號發布了一個互聯網診療管理辦法,在第18條說醫療機構開展互聯網診療活動應當嚴格遵守處方管理法的處方管理規定,醫師掌握患者病歷資料后,可以為部分常見病、慢性病患者在線開具處方。在線開具的處方必須有醫師電子簽名,經藥師審核后,醫療機構、藥品經營企業可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因此,一律禁止第三方網絡銷售處方藥,是不符合目前的政策和做法的。同時,考慮到電商法提出的鼓勵線下和線上公平競爭、共同發展的方向,線上線下監管同步,要及時修改處方管理辦法等現有規定,既要適應和促進線上藥品的銷售,也要完善整體規定,加強源頭管理,防止處方的濫用。2.通過網絡銷售處方藥,有利于通過技術手段來實現有效監管。一是交易數據是可溯的,是留痕的,二是可以實時分析這些安全動態,可以共享這些信息,可以充分利用數據的共享來做安全的交流。從互聯網管控講可以有幾個思路可以考慮,一是本身有藥品有處方藥與非處方藥的區分,我們也可以做進一步的區分,先把慢性病與常見病的處方藥放開。處方藥寫明通用名稱,具體藥品由患者選擇。線上提交處方的,要通過醫師或藥師,線上審核處方的真實性。作為平臺,要保證加入平臺的藥品銷售企業符合法律規定的資質,并協助保存交易記錄,必要時配合監管,發布召回等信息。

有的專家提出,是否限制網絡銷售處方藥,這實際上涉及一個消費者選擇權的問題,合法框架下,消費者是否有更好的選擇。應該有條件地允許網絡銷售處方藥,使消費者權益得到更好的保護?,F階段,消費者其實是在為當前我國的醫藥生態買單,醫院以藥養醫,額外的成本讓消費者承擔,沒有通過市場化網絡介入銷售,更好地保護消費者。其次應該借鑒美國的一些安全銷售經驗。美國醫療體制主要是靠信用體系,對醫生和藥品銷售企業進行信用管理,保證藥品線上銷售符合法律規定、保證消費者用藥安全。此外,如果允許網絡銷售處方藥,還要注意兩個問題:一是患者的隱私保護,二是保證線下藥品儲存和配送的安全。這些都需要具體的規定來明確。

有的專家提出,線上和線下的藥品銷售,從電子商務監管和消費者權益保護角度,本質是一樣的。線下如何管理,要從保護消費者安全、便利用藥出發,線上也要考慮這個出發點。線下銷售,一般存在三個主體:開處方的醫院、銷售藥品的藥店和購買藥品的患者,目前的監管也是從這三個主體來入手。線上銷售,多了兩個主體或環節:第三方電子商務平臺和線下的配送企業。如果根據電商法和藥品銷售的特點,管理好各方當事人,尤其是第三方電商平臺和配送環節,放開網絡銷售處方藥是沒有問題的。醫院方面,要防止處方濫用;藥店方面要符合資質,有能力審核處方真實有效的能力、能夠提供合格的藥品;平臺要保證入住的藥店和藥品符合國家規定;配送企業也符合運輸處方藥的資質;用戶要保證上傳處方的真實有效和自身的身份真實性。

有的專家提出,是否允許網絡銷售處方藥,涉及國家的現行醫院財政體制的問題。國家不給醫生工資進行撥款,醫生得靠藥品掙錢,導致醫藥價格昂貴,病患看不起病,醫藥合一制度暫時不會根本改變。所以,這個問題,從保護消費者權利的角度,首先是立法上應當開個口子,其次,這畢竟涉及國家醫藥體制改革的問題,不是幾個立法條文或一個部門規章能解決好的問題,還是要授權國務院制定行政法規來解決。

有的專家提出,總體上,贊成立法上應當給網絡銷售處方藥開個口子,但從支持立法研究方面,首先我們研究一下國外管理線上銷售處方的經驗,供我們借鑒。關鍵就是從源頭上如何防止處方濫用和銷售環節防止處方和藥品造假,真正做到保護消費者的權利。

與會專家包括:

1.周成奎,北京卓亞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中心理事長、中國法學會原副會長;

2.張效羽,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政法部副教授;

3.劉金瑞,中國法學會法治研究所副研究員、中國網絡與信息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

4.王岳,北京大學醫學人文學院衛生法學教授;

5.宋華琳,南開大學法學院副院長、中國行政法學研究會政府規制專業委員會副會長;

  6.王致,北京卓亞經濟社會發展研究中心常務副理事長;

  7.郝作成,3·15電商消保論壇組委會秘書長;

  8.歷詠,15電商消保論壇組委會委員、中央財經大學司法案例研究中心主任。

  蘇號朋教授(中國消法研究會副秘書長、3·15電商消保論壇組委會副主任、對外經貿大學消法研究中心主任)、薛軍教授(15電商消保論壇組委會副主任、北京大學法學院副院長)提交書面意見。

                         中國法學會消法研究會辦公室

                               20198月4日

責任編輯:none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渝ICP備05000872號 公安公共信息網絡安全備案號:50010501500072

版權所有(1998--2015):葉光之聲.葉光打假維權網 后臺管理 地 址:重慶市江北區鷂子丘路62號1幢0811室(龍湖新壹街1號樓) 郵 編:400020 

電 話:13193161817 QQ群:84345578 E-mail:[email protected] 您是本站第位訪問者 位訪問者
华东15选5开奖号码 佳永配资手机版 极速快三精准人工计划 嵘创信投 吉林11选5走势图同步 黑龙江11选五开奖查询 江西快三玩法 股票知识入门 江苏十一选五100期走势 北京pk10计划免费 广东省36选7开奖